返回

甘愿为奴(女攻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选择留下,青涩的身体初次玩弄(第2/5页)
<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林珩川的身体从未经历过这样的调教,身后青涩的小穴被四根手指指头涨的难受,他锁着眉头,伴随着压抑不了的呻吟呼吸开始变的粗重…… 

    那是gv,检验下宠物合格度

    昨晚宋浅也就是手指玩弄了一会儿,让人自己到浴室自行解决,林珩川身上的药不过分,让人无力带点助兴的意味而已,忍忍都能过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,宋浅就看见蜷在地板上睡得正熟的男人,这段时间担惊受怕没睡过一个好觉,最晚更是一番玩弄耗费精气,一时放松下来,林珩川在地板上依旧睡得安稳。

    她房间铺了地毯,又设了恒温,要不然这家伙光着这么睡一晚,是给自己找麻烦。

    踢了踢,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睡得还挺熟。”

    随手将床上被子扯下来,宋浅进了浴室洗漱。

    宋浅吃饭时,林珩川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,慌张的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  16£51£40  Q 群一Ο⒋0五9六陸⒊妻浅浅。”

    在看见宋浅这一刻,林珩川可见的松了口气,他多怕昨晚那些只是他的一场梦。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浅挑挑眉:

    “醒了刚好,吃饭吧。吴叔,加副碗筷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小姐。”

    林珩川看见厨房里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他认识,宋家老宅的管家,那个很严肃对着宋浅总是很喜欢笑的吴叔。

    “傻站着干嘛,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好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无措,坐到椅子上,冰凉和坚硬的木椅让他不太舒服,身体里残留的异物感让他总觉得在被什么东西玩弄着,却不敢有什么动作,捧着饭碗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宋浅看他盯着面前一盘菜吃,也不管,吃完说了一声就放下了碗筷。

    “吴叔,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姐玩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不出门了,吴叔。”

    “那等会吴叔给你泡杯果汁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吴叔。”

    林珩川埋头吃饭,两人说话他插不上嘴,只能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迅速将碗里饭扒完,也放下了碗筷:“我,我也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叔对他并没有好态度,自顾自做着自己手上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,我来收拾吧,吴叔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担不起林少爷一声叔,吃完了就去找小姐去,小姐留下了你,你就应该知趣,明白自己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叔的话一点也不客气,林珩川红着一张脸,是羞愧,也有难堪。

    有些不知所措,还是出了厨房去找宋浅。

    宋浅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,似乎是在和人聊天,嘴角擎着笑。

    “浅浅。”

    他小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,”宋浅回了一句消息,摁灭手机,抬头看人。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穿着他放在浴室里的睡袍,有些小,低着头,手指扣着衣角,她知道这是男人紧张时的表现,像个小孩子,以前他觉得可爱,现在……依旧挺可爱的。宋浅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明明是个大男人,一米七八的身高,这几年没肉,一身肉却越长越少了,原本在学校里清秀好看的男生,现在看着竟瘦弱不堪,风大一点似乎都能把人给刮跑,也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林珩川在宋浅的打量下越来越紧张,扣着衣角的手指也越来越用力,心里更是惶恐不已。

    吴叔在这时走了过来:“小姐最爱喝的百香果乌龙茶。”

    宋浅收回目光,笑盈盈的接过:“谢谢吴叔,好喝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,吴叔现在出去逛逛了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慢点。”

    待吴叔除了门,屋子里又恢复到一片摄人的安静。

    林珩川听着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,像一只待宰的羔羊,等着主人宋浅的审判。

    宋浅也有些头疼,昨晚一时冲动把人留下,怎么安排简直就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她承认,见到这人的第一眼他是惊讶,随之而来的就是三年前被自己强行压下的恨意。不是没想过报复,他作为宋家的小姐,从来没人给她受过委屈,婚礼上新郎逃婚简直就是他一身的耻辱,但给她这份耻辱的人是她的爱人,是她相恋了七年的未婚夫让她没办法去特意报复,要不然相爱一场全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可就在昨晚,这个人就这样落到自己手里,可以任由她为所欲为,她承受过的耻辱终于可以结算了,可就在看见那个人脆弱而又欣喜的眼神时,她又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良久是沉默后,宋浅终于开口了:

    “作为也说了,今天我再问一遍吧,留下来知道是什么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知,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给你一次机会吧,好好选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林珩川却突然焦急起来,“我要留下,你买了我,我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浅张了张嘴:“……行吧,留下就留下吧,多一个不多嘛。”

    林珩川心脏仿佛被重击了一般,疼的他差点站不住,白着一张脸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成了众多中的一个,无足轻重,无关紧要,而这一切,都是他自己的选择,三年前是,三年后依旧是。

    “知道sm吗?”

    林珩川茫然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宋浅:“……行吧,这个先放着。和别人做过没?”

    林珩川苍白的脸慢慢染上红晕,小声开口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没有还是后面没有?”

    “都,都没有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